烈士者,国之干,族之魂。据统计,我国有196万余名登记在册的烈士,但有明确安葬地的仅仅55.9万。由于当年战事匆忙,牺牲的烈士就地掩埋,捧土为墓,削木成碑,历史的变迁让许多“有名”烈士变成“无名”烈士,在山东省济南革命烈士陵园里,就安葬着790位无名烈士。

2021年,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启动通过DNA新型技术手段为无名烈士寻亲的活动,运用大数据、新媒体平台等手段,帮助无名烈士回家。

在山东招远市彦后村,76岁的张辉兰老人终于等来了她期盼了一辈子的消息,父亲张兆庆烈士的遗骸终于找到了。张辉兰的父亲张兆庆在她3岁的时候就离家前往战场,从此杳无音信,70多年过去了,陪伴着张辉兰老人的只有一张烈士证,如今她终于知道父亲一直长眠在济南革命烈士陵园。

几十公里外,94岁的张淑卿也终于得知了失踪了73年的丈夫孙学通的消息。丈夫离家的时候,他们才结婚9个月,留下妻子张淑卿一人,无儿无女守候了一辈子。

革命战争年代,许多烈士都是就地掩埋,基本信息保存极不完整,很多像张辉兰、张淑卿老人一样的烈属,都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怎么牺牲的、埋葬在哪里。

2021年,山东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利用DNA技术,启动大规模寻亲行动,目前已经为45名无名烈士找到了家人。

为了让烈士早日与亲人相聚,济南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已经努力了24年,早在没有互联网的1998年,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就设立寻亲小组,开通了全国第一部烈士寻亲热线。

靠着一部电话,寻亲小组在3年时间里,从22万名烈士英名录中为全国各地的烈士亲属查找到了769位烈士的下落,找到了72名烈士的墓地。

由于技术受限,像陈放一样的第一代寻亲小组成员大多带着遗憾退休了。如今,为烈士寻亲的接力棒已经传到了第三代寻亲人的手中。

济南烈士陵园长眠着790位无名英烈,DNA技术的应用让寻亲人看到了新的希望。工作人员通过取样、DNA提取和信息比对,找出大概的寻亲方位。

即使DNA比对提供了大概的方位,但找人的过程依旧曲折。在留格庄河崖村村书记的印象中,村里出了4名烈士。

这一趟寻亲之旅,一共为6位烈士找到了家人。这种根据烈士牺牲地、遗骸发掘位置、DNA鉴定以及史料线索摸排而进行寻亲的方式,在全国尚属首次,2021年12月2日,济南革命烈士寻亲中心正式挂牌成立。

记者:李吉庆 马斌国 别晚晴 王朔 王淼 山东台齐鲁频道

编辑:李小凡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datashopi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