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中国经济数据。初步核算,全年国内生产总值1143670亿元,按不变价格计算,比上年增长8.1%,两年平均增长5.1%。与此同时,省一级的经济数据也陆续公布。其中,两大头部省份广东和江苏,都晒出了自己的成绩单:广东2021年GDP为124369.67亿元,同比增长8.0%,两年平均增长5.1%;江苏2021年GDP则为116364.2亿元,比上年增长8.6%,两年平均增长6.1%。作为目前唯二的GDP超十万亿大省,广东和江苏在2021年又实现了新的突破。广东GDP迈上12万亿的台阶;江苏则突破11万亿,其高达13645.2亿元的GDP年度增量,反超广东,不出意外将排在全国第一位。广东和江苏,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火车头,二者之间的竞争追赶,也是区域经济的一个重要看点。广东和江苏:你追我赶的中国经济双龙头按目前的体量,广东和江苏都属于“富可敌国”的存在。以广东为例,超12万亿的GDP规模,超越了全世界90%以上的国家,体量与加拿大、俄罗斯、韩国等国家旗鼓相当。广东的不断发展壮大,是中国经济快速腾飞的一个缩影。事实上,在1978年前后,广东的经济总量只在第五名徘徊,低于上海、江苏、辽宁和山东。但随着改革开放开启,广东加速融入世界经济版图,驶入发展的快车道。经济发展有很强的规模效应,所以广东GDP的不断快速提升。如2016年破8万亿,2017破9万亿,2019年破10万亿,2020年破11万亿。年度增长从之前的几千亿到目前的一万多亿,呈指数级上升。广东经济的强大,当然不仅体现在GDP总量上。它还有多个第一,比如人口总量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、进出口总额、A股上市公司数量,等等。同时,还囊括了广深两大一线城市,以及佛山和东莞两个GDP万亿俱乐部城市。作为中国经济的龙头,广东的地位并不是绝对稳固的。前面提到,在改革开放之初,广东就被江苏压着,等到1989年才正式反超,此后江苏的追赶脚步从未停止。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,广东所在的珠三角遭遇较大冲击,不得不开展整体性的产业转型。这波“腾笼换鸟”让广东经济慢了下来,江苏奋起直追,2013年前后,粤苏一度缩小到只有两千多亿元的差距。不过,随着信息技术、新能源、生物医药等中高端产业矩阵的成型,广东产业转型升级的效果逐渐显现,到2021年,相对于江苏的GDP领先幅度再次扩大到接近万亿的规模。当然,尽管广东领先优势在增加,但江苏近些年的产业转型也在不断发力。而受国际贸易环境以及疫情的影响,广东的外向型经济面临着较大的挑战,像深圳2020年的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只有2.4%。2021年,江苏力压广东,拿下了GDP增量第一的头衔,实际增速8.6%也要高于广东8.0%不少,这说明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下,粤苏之争还远没到胜负已分的时候。广东和江苏快速发展的秘密,也隐藏在城市群中广东所在的粤港澳大湾区,江苏所在的长三角城市群,是全国的两大顶级城市群,广东和江苏快速发展的秘密,也隐藏在城市群中。以广东为例,当年深圳一举腾飞,毗邻世界级金融、航运中心以及“超级联络人”香港,是一个重要的要素。外资通过香港进入深圳,进入广东,为珠三角外向型经济打开了大门。时至今日,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对标纽约、旧金山、东京等世界级湾区的存在,资本、技术以及人才在城市群内突破制度的障碍自由流动,城市各司其职,产业分工合理,无疑是不可忽视的因素。江苏的发展同样如此。超级地级市苏州是上海的“后花园”,产业转移的第一阵地;被调侃是安徽省会“徽京”的南京,对安徽的辐射作用,也让江苏拥有更广阔的腹地。可以说,没有长三角的这一帮帮手,不管是江苏,还是南京、苏州,都不可能达到现在的发展水平。也正是因为依托城市群,市场要素的流通,打破了传统的行政壁垒,优质资源不至于被核心城市垄断,产业持续外溢,广东和江苏内部,能够形成比较合理的城市梯度结构,比单中心城市的省份发展更稳定。随着东莞在2021年晋级GDP万亿俱乐部,广东和江苏目前都拥有4个万亿城市。其中江苏为南京、苏州、无锡和南通。这些城市之间,错位分工,头部城市的发展红利,通过一体化融合充分释放给周边城市,形成正向反哺、共享红利的效果,不至于像一些中西部省份那样,出现一城独大的局面。同时,一省之内,或者说一个城市群内部,城市之间的相互竞争追赶,也让它们有不断自我提升的动力。在这个意义上,多中心的城市结构,又成了省域经济发展壮大的一个“因”。其实跳出来看,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,同样离不开龙头省份的相互竞争。粤苏之争背后,像广东所代表的珠三角模式,江苏所代表的苏南模式,为各地的发展提供了一种路径示范。强者越强,火车头效应发挥到极致,中国经济才能够跑得更快。当然,不管是广东还是江苏,也都有自己的瓶颈。比如广东,在全新的双循环时代,传统的外贸优势未必还那么强。另外,广东的头部城市强,队尾城市弱,也是一大突出难题。省域经济在做强头部的同时,面临着平衡内部落差的巨大挑战。至于江苏,虽然拥有四个万亿城市,但头部城市在全国仍然缺少足够的话语权——南京的GDP体量只能勉强跻身前十,苏州又受制于地级市的身份,战略地位有待提升。此外,从产业构成、顶级公司数量等维度看,江苏的产业层次相较于广东,还有不少提升的余地。未来,粤苏两个经济火车头,仍然需要不断自我提升,粤苏跑得更快,中国经济也能走得更稳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datashoping.com